我把儿子送到美国竟然这样教育

本文作者和来源已失效(链接:http://bbs.xinyannan.com/viewthread.php?tid=357859),据说转自天益社区的教育版。 当我把九岁的儿子带到美国,送他进那所离公寓不远的美国小学的时候,我就象是把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交给了一个我并不信任的人去保管,终日忧心忡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学校啊!学生可以在课堂上放声大笑,每天至少让学生玩二个小时,下午不到三点就放学回家,最让我大开眼界的是没有教科书。

南方人物周刊:追求修复式的正义——对话昂山素季

记者:杨潇 2012-2-10 人物周刊:缅甸的改革最近引发了很多讨论,有人说缅甸“春天”来了,你同意吗? 昂山素季:你知道,在缅甸,我们没有春天,同样我们也没有夏天、秋天和冬天,我们的季节划分非常不同(记者注:缅甸气候受季风影响很大,一年分为热季、雨季和凉季),所以我想(改革)也会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推进。

柏杨:人权是一种绝对权利

一直到现在为止,人类最大的利益仍是国家利益。对内对外,都高於一切,过去的历史如此,在短暂的未来,也会如此。可是,一种新的思潮兴起,发现国家利益之下,人类还有一种共同的更高层面的利益,远超过国家和国家保护下的民主利益。在很久以前,人类就有一种自觉,自觉他独立於其他动物之外,而最近一次自觉则是,人类内部,人与人之间的问题,

盘点中国人移民美国后的各种“不习惯”

发表日期:2012-10-29 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12-10/29/c_123882287.htm 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托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福,我先后三次到美国,分别去过美国的纽约、洛杉矶、芝加哥等大城市以及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佛罗里达州奥兰多、阿拉巴马州伯明翰、蒙哥马利、莫比尔、门罗维尔等中小城市。在美国居住期间,我有机会见识了美国的方方面面,也经常遇到中美强烈反差的“不习惯”:

《纽约时报》读者来信:歧视在中国无处不在

作者:皈子,北京 原文连接:http://cn.nytimes.com/article/opinion/2012/09/17/cc17letter/ 致编辑: 我也是一个来自澳洲的华裔,在澳洲和中国都待了很多年,正准备“回国”。说得准确些是准备回家。澳洲是我的家,在这里却不能让我有家的感觉。你的话题引起了我的许多遭遇和回忆,其中有着相通的,有些则不大相同。我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认识一个美国黑人,一起打网球,当时有意雇用他。他当时是在一所北京的大学教书。有一次聊天时,他非常愤怒地告诉我,因为他是个黑人,大学给他不同于其他白人外教的薪水,

南都周刊:「右派」劳改营50年

这是一个地名,也是一起政治事件,更是一段无法想象的『右派』苦难史。 夹边沟,这个位于甘肃酒泉戈壁滩里的劳改农场,从1957年10月至1960年年底,关押了甘肃省近3000名『右派』。天寒地冻间,一场罕见的大饥荒很快将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短短三年间,三千『右派』在吃尽能吃的和一切不能吃的之后,只剩下三四百人。

比起你年轻时的美丽,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的容颜

译文转自译言网,原文在此。 昂山素季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 挪威,奥斯陆 2012年6月16日 国王和王后陛下,王子殿下,阁下们,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卓越的委员们,亲爱的朋友们: 多年以前,有时候回想起来,好象是多生多世以前,我在牛津同我的儿子亚历山大一起收听广播节目《荒岛唱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