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法式甜点·玛卡龙

那日在商店里偶遇著名的“玛卡龙”,即杏仁蛋白饼,这是一种用蛋白、杏仁粉、白砂糖和糖霜所做的法国甜点。据说它的由来可追溯至8世纪的意大利,只是后来在法兰西发扬光大。这小巧圆润的饼身,色彩纷呈的口味,啊呀呀~只要是女生,即便不是“外貌主义”的颜控也会动心啦!

音乐电台Vol.2@那些逝去的歌声[内附试听]

本次的音乐电台的主题是「追想与怀念那些已经逝去的歌声」,原本应该在清明放出,结果拖到了立夏之后……选了10首歌,风格类型混搭得一塌糊涂,我也不知道最后为什么会弄出这样的List。但由此可见,我从学生时代听音乐便荤素不忌的习惯,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这只耳朵在听流行摇滚,那只耳朵也许就伸向了乡村民谣;今天也许是电子金属,明天可能就会变成古典巴洛克。音乐的乐趣是无穷无尽,而那些激动的伤感的怀旧的音乐记忆更是数不胜数,那么我们便开始吧——

音乐电台Vol.1@天后们的风采[内附试听]

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得我曾经做过的“城市心情Music Radio”?不过我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DJ,羞……如今重启这个栏目,必然会是以跟过去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不过无论形式如何,其意义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那就是跟大家一起分享美好的音乐。音乐是这世上最神奇的事物,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见过她,可又没有一个人可以描绘出她无与伦比的美丽。

关于第84届奥斯卡奖的种种猜想

我是直到开始预测奥斯卡奖之后才逐渐意识到:几乎每一部被提名的影片都拥有非同寻常的价值——从这一点上来说,奥斯卡奖无疑是当今全世界含金量最高的电影奖项。奥斯卡的美学是严肃且正统的学院派,商业片的雕虫小技无法迷惑评委们的火眼金睛,将烂片拒之门是天经地义,

肖斯塔科维奇:一生都在等待枪决

作者:冷风过境 “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晚年的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向年轻的友人伏尔科夫讲述往事时,忽然沉默良久,然后如是说。伏尔科夫同情的看着这位苏联最负盛名的音乐家,那是一张满是孩子气的脸,圆圆的镜片,蓬松的头发,总是尴尬和手足无措的神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