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尔逊·曼德拉:最深的恐惧跟自由

我们最深的恐惧不是因为我们不足够, 我们最害怕的就是我们的能力太高是无法测量的。 那是我们的光,不是我的黑暗,因为那些光才让我们害怕。我们常常问我们自己, 我是谁?我值得是一个聪明的人吗? 我是谁?我值得是美丽的吗?

南方人物周刊:追求修复式的正义——对话昂山素季

记者:杨潇 2012-2-10 人物周刊:缅甸的改革最近引发了很多讨论,有人说缅甸“春天”来了,你同意吗? 昂山素季:你知道,在缅甸,我们没有春天,同样我们也没有夏天、秋天和冬天,我们的季节划分非常不同(记者注:缅甸气候受季风影响很大,一年分为热季、雨季和凉季),所以我想(改革)也会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推进。

比起你年轻时的美丽,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的容颜

译文转自译言网,原文在此。 昂山素季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 挪威,奥斯陆 2012年6月16日 国王和王后陛下,王子殿下,阁下们,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卓越的委员们,亲爱的朋友们: 多年以前,有时候回想起来,好象是多生多世以前,我在牛津同我的儿子亚历山大一起收听广播节目《荒岛唱片》。

奥巴马·2009·名至实归的诺贝尔和平奖

在得知美国总统奥巴马获得0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我的内心非常平静——是了,早在他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一刻,我就始终认为,这对他来说好象还少了点什么——没错,诺贝尔和平奖的到来,填补了这一不完美的空白,委员会的全票通过,更加重了今年这一奖项的分量。

索尔仁尼琴:活着,并且不撒谎

Alexander Solzhenitsyn (December 11, 1918 – August 3, 2008) 我喜欢的俄罗斯人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么三四个。而已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先生能算得上一位,去年8月3日他在莫斯科逝世,如今算起来也足足有一年了。下面这篇《Live Not By Lies》的文章,是索尔仁尼琴先生在1974年2月12日完成的,当天秘密警察就闯进他的公寓,

语不惊人死不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西方朔本来是不想出现在这里的,只不过由于父上母上的强烈期望,才不情不愿地去C大的自主招生的考场。可明明是理科生,却跑来参加文史类考试——不过这是西方朔本人的强烈意愿,以及同父上母上外加班主任交涉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