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读者来信:歧视在中国无处不在

作者:皈子,北京 原文连接:http://cn.nytimes.com/article/opinion/2012/09/17/cc17letter/ 致编辑: 我也是一个来自澳洲的华裔,在澳洲和中国都待了很多年,正准备“回国”。说得准确些是准备回家。澳洲是我的家,在这里却不能让我有家的感觉。你的话题引起了我的许多遭遇和回忆,其中有着相通的,有些则不大相同。我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认识一个美国黑人,一起打网球,当时有意雇用他。他当时是在一所北京的大学教书。有一次聊天时,他非常愤怒地告诉我,因为他是个黑人,大学给他不同于其他白人外教的薪水,

音乐电台Vol.3@来自吉卜力的歌[内附试听]

之前写的《悬崖上的波妞》评论,我在文章的最后放出了“崖の上のポニョ”这首主题歌。从那时起就很想做一期关于吉卜力的音乐电台,不过从选曲到完成,却跟我最初的设想完全不同。也许是想让大家领略除久石让之外更多不同的音乐类型,于是宫崎骏的部分在本期节目当中就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是来自高畑勋,近藤喜文、宫崎吾朗等人作品中的音乐。虽然一说起日本的吉卜力工作室,便会让人联想到宫崎骏这个名字,但我想借此期节目想要告诉大家的便是:“吉卜力绝不仅仅只有宫崎骏”这一点罢了。

小学生作文:爸爸,请您“跪”下来跟我说话

作者:上海市江苏路第五小学三(七)班 杨芷湄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我的爸爸能“跪”下来对我说话。 我的爸爸又胖又高,身体像坐宝塔,我长到现在,还跟他差半米,跟他说话,我要仰着头。中间,他还会接电话,想起什么别的事,拨好手机哇啦哇啦地说一通。我跟他说话,脖子会酸,不知怎么表达。说不清的时候,他会烦躁,扇子一般的大手一挥“去去去,看你的动画片去,我忙着呢”!

音乐电台Vol.2@那些逝去的歌声[内附试听]

本次的音乐电台的主题是「追想与怀念那些已经逝去的歌声」,原本应该在清明放出,结果拖到了立夏之后……选了10首歌,风格类型混搭得一塌糊涂,我也不知道最后为什么会弄出这样的List。但由此可见,我从学生时代听音乐便荤素不忌的习惯,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这只耳朵在听流行摇滚,那只耳朵也许就伸向了乡村民谣;今天也许是电子金属,明天可能就会变成古典巴洛克。音乐的乐趣是无穷无尽,而那些激动的伤感的怀旧的音乐记忆更是数不胜数,那么我们便开始吧——

阅读·文艺青年的书单

最近我看到一篇关于阅读的报道—— 125位英美名作家评出200年来最伟大的书 作者:王胡 美俄两国均有媒体在关注一本2007年出版的旧作——《十佳:作家选好书》(The Top Ten: Writers Pick Their Favorite Books)。

胡适先生谈选专业

校长、主席、各位同学: 今天既是台大代联会,那么,我想谈谈大学生的生活,把我个人的或者几位朋友的经验,贡献给大家,也许可作各位同学的借镜,给各位一点启示的作用。

音乐电台Vol.1@天后们的风采[内附试听]

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得我曾经做过的“城市心情Music Radio”?不过我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DJ,羞……如今重启这个栏目,必然会是以跟过去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不过无论形式如何,其意义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那就是跟大家一起分享美好的音乐。音乐是这世上最神奇的事物,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说自己见过她,可又没有一个人可以描绘出她无与伦比的美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