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中国作家与诺奖病(外一则)

听说还在讨论中国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问题,我便想起七八年前中国诗人(人数不详)联名要求诺贝尔文学奖授给前辈某老一事,当时鄙人心有疑惑存焉。是不是认为诺贝尔文学奖的那十七个评委(其中有五个怪老头是常委)看见了长长的轿夫名单就会吓昏,赶快猛回头,给我们授来?你以为那些怪老头同我们一样害怕“联名信”吗?是不是认为诺贝尔甘露理应普降,我们一回也未尝过,所以这回非沾一滴不可?你以为炸药大王的钱也像我们机关的奖金,见人发一份吗?

诺贝尔文学奖恐怕是授给某个作家本人的,而不是授给某国全体作家的吧?若由我国老前辈得奖了,那是他写得好,他个人的荣誉。他写得好,不等于我们这些瘟猪仔大有长进。他荣誉了,不等于我们这些老霉娃都有脸了。文学创作既然仍是个体劳动,那么,他灿烂了我们借不了他的光,他晦暗了我们负不了他的责。无一中国作家得奖,非我之惰也。有某前辈作家得奖,非我之力也。无论哪国作家得奖,我只想读一读他的作品,看他是否实至名归,而无兴趣关心他的国籍和种族。中华民族振兴不振兴,与得不得诺贝尔文学奖没有关系。

我说没有关系。你说有,那去争取吧。不过须知诺贝尔文学奖不是钢铁煤炭,订几个五年计划就能拿到,也不是攻坚战役,来一套战略部署就能打下,你能怎样争取?赶鸭子上架?抱阿斗登极?

如果一旦破了天荒,某个中国前卫作家或非主流作家甚至或境外某个作家竟然得奖,我们受得了吗?正统主流作家不会骂葡萄酸吗?考虑到这种“危险”的存在,为你的心态平衡着想,恐怕还是不争取为妙吧?

但愿中国作家自尊自重,勿去害诺奖病,整日的单相思,枉自旁蝥情怀,更勿去揪住怪老头们的衣领,对此质问:“鬼子都给了,黑人都给了,为何不给咱们中国作家?”果真如此,那就太给中华民族丢脸了。

凡像样的作家皆宜看淡荣辱,羞问得失,还须各自努力研习文学业务才是。怨尤是无用的。窍门是可笑的。这些年来该读的书堆成山了。与其耗费心力在这些琐屑上,倒不如各自散去吧,多读几本书,两眼盯住周围的生活,心头想着下层的百姓,自励自强,写好自己的作品。

1995年7月28日


《Y太太语录》最后一则 流沙河

有女诗人号召中国作家奋起,争取在本世纪结束前,一举攻克诺贝尔文学奖,为我民族增光。Y太太积极响应之,上书中央,建议各级政府设立打诺办,街道基层设立打诺小组。还推荐我当红星路二段打诺副组长。我风闻后,气得吐血,决定停止记录这蠢妇的言行,不再作《Y太太语录》。

1995年春

话说流沙河老先生真是高山远瞩——在此文发表5年之后,高行健先生果真以“非主流作家和境外某个作家”身份获奖。实在是不佩服都不行啊!(੭ु≧▽≦)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