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内外对比~全球20个最牛钉子户

美国华盛顿钉子户:最有原则的钉子户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有个叫奥斯汀的人在八十年代在华盛顿特区买了一栋房子,是栋两层小楼,2007年当地有个开发商要在他房子所在的地皮上开发商业物业,出价近一百万美元买他的楼,奥斯汀不卖,这个价格比他当年的价格涨了十倍。奥斯汀却想在自己的物业上开一个披萨店。最后妥协的是开发商,他们的大楼绕着奥斯汀的小楼建造,看上去相当滑稽。


英国高速路钉子户:最勇敢的钉子户
英国钉子户的照片,是google的卫星图,俯瞰下去,M62高速公路被一户农居劈开成两条,钉子户的出行要穿过高速公路路基下的涵洞。农居离高速公路最近的地方只有十几米。这个农居在英国 Yorkshire特别有名,有个歌手还专门创作了一首歌:The Man Who Lives On The M62。


苏格兰钉子户:最有胆识的钉子户
唐纳德·特朗普是美国最牛气的亿万富翁。然而,这位阔佬居然栽在了苏格兰最牛钉子户米切尔·福布斯手里,因为后者拒绝出让土地,害得他投资 10亿英镑要建的「世界第一高尔夫球场」无法动工!55岁的米切尔·福布斯在阿伯丁小农庄里生活了四十来年。牛气冲天的特朗普宣布将投资10亿英镑,在阿伯丁建高尔夫球场,外加一间超五星级酒店。但是这项从布朗政府到阿伯丁地方政府一路绿灯的工程居然遇到了大障碍,就是福布斯家的农庄。即使特朗普将拆迁款增至375000英镑,并许诺福布斯一家可以在该球场内「有终身工作岗位」,福布斯仍拒绝拆迁。美国媒体知情后,立即邀请福布斯当嘉宾,谈叫板「美国最牛亿万富翁」的感受,并封他为「自然力士」,而众多的博客则尊其为「苏格兰最牛钉子户」。


美国钉子户:最敬业的钉子户
在美国华盛顿的马塞诸塞大街上,斯普瑞格思夫妇在1980年花十三万美元买下了这栋小楼,到2003年,小楼的市场价格升到了三十万美元。建筑商一口气成片买下了斯普瑞格思小楼周围的房子,但在斯普瑞格思先生那里却碰了钉子,最后建筑商提出了三百万美元的高价,斯普瑞格思先生仍然不为所动,说了一个三千万的天价就把建筑商们拒在了门外。后来,斯普瑞格思先生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把他纳入新建筑的备案设计师。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要,看来斯普瑞格思先生的事业高于金钱。但斯普瑞格思先生的设计思路实在不入流,最终遭到了挽拒:「我们感谢你的帮助,但我们不想成为你的人质」。


美国俾斯麦钉子户:最个性的钉子户
这间房子位于北达科他州的首府俾斯麦。数年以来,在俾斯麦的圣亚历克斯医院(音译)一直在购买其周边土地以扩大医院面积。据美国著名网络日志 Boing Boing上发的一张帖子称,一名男子无论医院出价多高,他都拒绝搬迁。最后,医院在这名男子的房子周围修建了医院停车场和医院大楼。这名男子逐渐成为了在医院范围里居住的一名居民。


德国钉子户:最敢挑战权威的钉子户
德国皇帝威廉一世曾在波茨坦建立了一座离宫。一次他住进了离宫,登高远眺波茨坦市的全景。但他的视线却被一座磨坊挡住了,皇帝大为扫兴,这座磨坊「有碍观瞻」。他派人与磨坊主去协商,打算买下这座磨坊,以便拆除。不想,磨坊主坚决不卖,理由很简单:「这是我祖上世代留下来的,不能败在我手里。无论多少钱都不卖!」皇帝大怒,派出卫队,强行将磨房拆了。倔强的磨坊主提起了诉讼,在帝制的国家居然有法院的设置。而且竟可以告至高无上的皇权。更让人惊讶的是,法院居然判皇帝败诉,并判决皇帝在原地按原貌重建这座磨坊,并赔偿磨坊主的经济损失。皇帝服从地执行了法院的判决,重建了这座磨坊。


日本钉子户:最疯狂的钉子户
因为居民不肯搬迁,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1号跑道拖延十几年才完成,2号跑道无法修到规定长度屡发起降险情,3号跑道至今还在图纸上不能动工。成田机场是无法提供夜间起降服务的,因为根据和机场内几户居民的协议,夜间禁止起降,以免影响到这几个「钉子户」的休息。
这几户人家就住在机场里面,他们已经与政府和机场斗争了40年。很多居民都已经搬迁了,只剩下他们坚守在这里。热田家就住在规划中的3号跑道上,这条跑道一直不能动工。热田在一本书中说:「虽然他们把百姓像虫子一样对待,但我在心情上并没有输,只要我和我的爷爷住在这里,成田机场就决不会完工。」


俄罗斯钉子户:最有尊严的钉子户
2007年10月10日报导,现年51岁的阿拉兹 ·阿加拉罗夫是俄地产巨鳄、亿万大亨,眼前他正在做一场「乌托邦社会实验」,在莫斯科郊外打造一座全俄乃至全球绝无仅有的「富豪公社」,一片「穷人免进」的世外桃源。目前,惟一影响阿加拉罗夫「世外桃源」梦的只剩下社区旁一个名叫「沃洛尼诺」的小村庄。其余的村舍拆迁正在谈判之中,只有一座第54号砖瓦房村舍最难搞定,面对开发商100万美元的高额拆迁补偿,业主就是岿然不动。


以色列加沙钉子户:最悲情的钉子户
2005年8月17日,以色列士兵和警察在加沙地带古什卡提夫定居点将一位不愿离开的孕妇抬走。大批以色列士兵和警察当天清晨开进加沙犹太人定居点,开始对滞留的犹太定居者实施强制撤离。以色列强制执行加沙撤离计划第一天,终于酿成血案。一名以色列女人自焚抗议撤出行动,七成皮肤遭烧伤;另一名以色列人则在西岸殖民区外,开枪打死4名巴勒斯坦人,打伤1人后被捕。各方希望在平静中结束的加沙撤离行动变量骤增。
用生命维护「钉子户」,获得众人泪水。一名指挥官不忍看到自己人驱赶自己人的悲惨情景,不禁流下男儿泪,说这是情非得已,希望定居者谅解。一名军官激动地与一名犹太人父亲握手,请他们一家人自行离去。当时在任以色列总理沙龙表示,透过电视看到定居者被强行撤出家园的情景使他不忍卒睹:「看到这些使我心痛。」


伦敦钉子户:最倔强的钉子户
哈里·海洛斯,一个72岁的爱尔兰人,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流浪汉。在伦敦第三区汉普斯德特森林公园(HampsteadHeath)的西南角,他拥有一块面积约9平方米的土地,2005年,一位名叫德威尔的富商打算投资8000万英镑,将这块地打造成一座占地5公顷的全英国最昂贵的公寓。开发商给这块「弹丸之地」的最新开价是400万英镑,折合成人民币,将近 5600多万元,然而,哈里却不愿意搬走。
根据英国的《占住者权利法》,如果一个人在一片土地上居住超过12年而无人提出异议,他就有权拥有这片土地。2007年3月7日,律师将一份由伦敦地政局颁发、编号为「NGL870156」的地契,亲自送到哈里的手中。它用一块拇指大小的粉红色,标注出哈里对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在哈里的回忆中,开发商先后来过三四次,他们彬彬有礼,价格也越开越高,从最初的200万英镑,飙升到如今的400万英镑。可这个倔强的老头,却拒绝了这笔唾手可得的巨款。


西雅图钉子户:最淡定的钉子户
美国西雅图一名房地产开发商想给一名86岁高龄的老妪一笔高达 100万美元的拆迁补偿款,该开发商目前已经开始在这名老妇人现在居住的周围建造一座高达5层的楼房。但这名86岁高龄的妇女伊迪丝·曼斯菲尔德称她根本不需要这笔钱并且她也根本不想搬出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据悉,伊迪丝所居住的108年之久的房子靠近西雅图巴拉得大桥,是目前该地区唯一一座平房建筑,伊迪丝自从1966年便在此居住。拒绝开发商购买自己的小房子且坚决不离开居住已久的家,这使她成为当地的英雄。尽管很少出门,她的蓝色雪佛兰始终停在家门口。08年6月15日,这位西雅图著名的钉子户去世。


美国波士顿钉子户:最窝囊的钉子户
这间房子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北边。房子只有10英呎宽,房东为此不得不将前门开在了侧巷。在这间像一张皮一样的屋子周围,围绕着许多高大的建筑物,而修建这间房子的目的原本是为了遮挡住邻居视线。这间屋子一直没有拆除,甚至还上了网站Boston.com的「波士顿必看景点」。



武汉钉子户:最有毅力钉子户
据《武汉晚报》报导,每天到武汉市汉阳区「市五」医院看病的有 1400多人,都会看到这样一个奇特的景观——医院门口的马路中间,矗立着一幢破旧二层小屋,里面经营着副食。「市五」医院门前的显正路以前只有20米宽,私房、民房成片,「生命通道」长年被包围其中,汉阳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呼吁打通「生命通道」。2004年开始,被要求拆迁的17户中,有16户陆续动迁。直到马路拓宽结束,这栋小房子岿然不动。


南京钉子户:最名副其实的钉子户
一万八千枚铁钉,钉尖朝上,相互钉死,布满整个房顶。在南京夫子庙闹市区,有这么一家名副其实的「钉子户」矗立繁华街边。位于南京建康路的王府餐厅是一家开了二十二年的老饭馆,如今却因为拆迁安置问题协商不成,面临着可能被强制拆除的危险。为了避免遭遇强拆,房主叶斌不但给饭馆装上了卷闸门,窗户装上铁栏杆,还在房顶布满了铁钉。同时,房主还在卷闸门内堵放六组三个一摞的轮胎,相互牵连,形成轮胎阵。人进门,必须把两腿分别站在不同的轮胎洞挪动,阻止外人突然冲入。


重庆钉子户:最彪悍的钉子户
2007年3月初,网上开始流传《史上最牛的钉子户》的图片:一个被挖成10米深大坑的楼盘地基正中央,孤零零地立着一栋二层小楼,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重庆网友将其命名为「史上最牛钉子户」。 自从2004年8 月31日开发商贴出动迁公告,随后整个片区280户都已经搬走,唯独剩下了吴苹一家。在与开发商苦苦对峙了两年半之后,这座小楼的主人吴苹和杨武终究还是选择了妥协。


长沙钉子户:最坚挺的钉子户
2007年10月26日,星期五,湖南长沙市最繁华的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旁,长沙自古以来的商业重地南门口,一家新的商业大厦开业了。场面很热闹,还有很多气球在空中飘。但就在商厦的门口和旁边,散立着3栋孤零零的破旧房子,它们的外墙一片狼藉,很明显,曾经连接它们的其他房子都已经拆掉了,变成了广场的一部分,而它们却继续坚定地站在繁华的商业大厦面前。


深圳钉子户:中国最贵钉子户
站在深圳地王大厦第69层的观光台上,能清晰看到一座赭色小楼,像颗顽固的钉子,深深楔在遍布黄土和施工设备的「蔡屋围金融中心」工地上。这里要建深圳的新地标——高400米的蔡屋围金融中心,以此为中心投入30 亿元,打造「深圳的华尔街」。开发商京基公司开始动手拆除这座六层高的农民房。它付出的代价是,与僵持了一年多的业主蔡珠祥、张好莲夫妇签订了补偿总额逾 1200万元的协议。


重庆瀑布钉子户:最敏感的钉子户
在「亚洲第一瀑」的万州青龙瀑布头顶高耸着一栋五层高的违法建筑,因为一直未能完全拆除而成了名副其实的「钉子户」。青龙瀑布位于重庆万州区境内,距离城区30公里,景区面积达60. 13平方公里,瀑布宽115米、高64.5米,从而享有「亚洲第一瀑」的美誉,并于1995年批准为重庆市市级风景名胜区。一栋五层高的小楼就悬在瀑布头顶约100米远的公路旁,让这里的风景是大打折扣。为了不影响景区形象,当地政府已作出了拆除顶上2层保留下边3层的处理决定。但就为何不全部拆除,该负责以「问题敏感」为由而不愿意多谈。


南京钉子户:最孤独的钉子户
2006年春天,为了配合南京市七桥瓮生态湿地公园的建设,梅家廊一带开始拆迁。虽然大多数村民都已在此住了半个多世纪。但为了支持南京的城市建设和秦淮河环境整治,100多户人家陆陆续续搬离了梅家廊。2006年8 月,除王家以外,当地其他居民都已搬迁完毕。其中大多数被安置到了白下区的银龙南苑小区,而到今年年底,位于秦淮区夹岗附近的拆迁补助房也将完工。这两年多来,王家人成为梅家廊一带千亩空地内唯一的住户。


河南钉子户:最无奈的钉子户
不满开发商的补偿条件,河南新密市91岁老人拒绝搬迁,直到开发商把院子挖成「孤岛」。他认为,物权法规定,不满意拆迁补偿条件,任何人都不能侵犯他的住宅。

我曾经作过一个内外对比,内容是ZF大楼(详情可见这里),如今这个全球20个最牛钉子户也非常有趣,于是就顺手贴了过来。并在此不负责任的向大家报告一个可靠消息:那就是重庆最牛钉子户(因为是家乡事,所以本blog曾还做过现场报道)的那位仁兄,已经因为“偷税漏税”的罪名入狱10年——因此,大家已可放心,这下重庆再也不会有钉子户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