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1度的酷热里,遇见拉贾斯·萨雷

想必是因为匈牙利领事馆的进驻,于是三峡博物馆也有幸将拉贾斯·萨雷(Lajos Szalay)的作品请进展厅——水准如此之高的画展,西红柿还真是难得一见。在看到报纸新闻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前往一探究竟。在摄氏41度的酷热里,博物馆清凉的空调足以平复燥热的心情,带着期待与好奇,我走进了这位匈牙利画家的艺术世界。

首先必须承认的是,我对毕加索感觉很一般,众多现代艺术大师中,最爱达利没有之一。所以刚开始看到说萨雷受到大师毕加索高度赞誉的介绍,我是不以为然的。1909年出生于匈牙利一个小村庄的萨雷,最开始也是画油彩,但很快放弃而转向最擅长的墨水素描,并由此成为他一生的绘画表现手法——因此整个展厅之中,色彩缤纷只是些许点缀,白底黑墨才是永恒主题。

看萨雷的画作,是慢热的——这显然是一个顽固的人,有愤世嫉俗的部分,却并不用文森特·梵高那样激烈色块冲击视觉。他不会让人轻易进入,你必须很仔细,很认真,在萨雷式的笔触环绕之下,静心呼吸找准节奏——那些乍看毫无章法的杂乱线条,实际上都是苦心经营之下的细致刻画。

“你看这些线条用得多妙啊!”——在第一次发出这种感叹之后,我就本能地感受到:萨雷接纳了我!敞开心胸,便听到他的声音正通过这些画作在展厅中回响,与我相拥。这正是我热爱艺术的理由,越是高水准的展览,这种体验越是魅力无穷,其中的趣味仅属于观者本人。

看介绍里说,萨雷的画作混合了洞穴壁画的写实主义、欧洲中世纪的表现主义、以及与毕加索同时期的现代主义。但在我看来,由于两次大战和60年代在纽约居住的经历,萨雷的画作里不可避免地带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以及嬉皮士的特点。其艺术风格与毕加索所创的立体主义毫无关联,反倒是更接近于另一位西班牙的艺术大师——也是我最喜欢的萨尔瓦多·达利,只不过两者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完全不同。

插画是本次展出的一个重点,萨雷曾为大文豪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莎士比亚的《理查德二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等文学巨著绘制了别出心裁的画面,甚至还有卡夫卡的荒诞小说。个人认为萨雷的风格非常适合卡夫卡!

尽管画风独特,但萨雷还是和其他西方艺术大师们一样,创作了数量庞大的宗教题材绘画。这些来自《圣经》里的故事,人们熟悉的场景在萨雷的笔下,另有一番全然不同的解释——

Joseph and Pothipar’s Wife

Moses

David and Bathsheba

Angel
这幅“天使”的线条非常美妙,我从没见过任何人这样表现过“天使”~
他无佳形美容,
我们看见他的时候,
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
多受痛苦,常经忧患。
他被藐视,
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
我们也不尊重他。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
背负我们的痛苦。
——圣经·以赛亚书53章2-4节

Jacob’s Struggle with the Angel

虽然远离欧洲,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祖国匈牙利的“1956年革命”还是对萨雷造成了难以忽视的影响。最终他决定和家人一起离开阿根廷,并在1960年前往纽约。在纽约这个各国文化艺术彼此交融的大都市,萨雷的个人风格逐渐成熟,其艺术事业也达到顶峰。除了宗教题材之外,他还创作了一系列关于神话和历史、以及人性情感题材的作品——

希腊神话里著名的普罗米修斯

门神雅努斯,罗马神话中古老的两面神。他有前后两副面孔,向前一副老人面孔是面向未来,向后一副青年面孔则面向过去。

古罗马的暴君尼禄

匈牙利1956年

行刑之前

这些支离破碎的“脸”,拥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萨雷用非常明显的超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于1969年创作了这幅“登陆月球”

这是画家的自画肖像,会让你觉得画出这些奇妙线条的,就应该是这样的人。

彩色肖像“诗人”

在画展的末尾,安排了几幅很特别的作品。萨雷笔下的人脸通常都是扭曲、割裂、变形的,唯有这几幅之中,母亲与孩童都有柔和的线条,如同天使一般的美丽脸孔,还附上了浪漫动人的色彩。也许这些正是画家内心最柔软部分的表现——

在Wiki百科里,关于拉贾斯·萨雷(Lajos Szalay)的词条非常少,比较完整的介绍只有匈牙利语,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天书!而Google翻译的匈牙利语水平也相当肉脚,不过还是在最后附上连接:http://hu.wikipedia.org/wiki/Szalay_Lajos

这是一位旁人无法模仿的线条艺术大师,他的绘画有些晦涩难懂,未见得适合所有人。但如果你热爱并熟悉现代艺术,那么匈牙利的拉贾斯·萨雷(Lajos Szalay)就不可错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Back to Top